The world is for the public good, such is the Great Way. Confucius Do what is right. Rosa Parks True peace is not merely the absence of tension, it is the presence of justice. Martin Luther King, Jr. Henceforth, our country should be the universe. Flora Tristan *

Citizens’ Reappropriation of Politics

Subscribe to the newsletter
Join us on FacebookFollow us on Twitter
Sections
Citizens’ Reappropriation of Politics


Sections

---

曼德拉世界解放阵线(MWLF, FMLM)1号公报

翻译: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世界新治理论坛的答复请见



库努,2013年12月15-16日夜



曼德拉死了!曼德拉万岁!
死亡并非突如其来;他知道他为和平和正义的呼声已为世人听到。
死亡不会让他停步;因为其他手,其他面孔早已接过了他的武器和词语。
曼德拉是我们斗争的象征;无论生死,他都将继续象征我们的斗争!

我们是世界。我们是人民。
我们是同一个人民。我们是曼德拉!
馬迪巴集腾布族(Thembu)和科萨族(Xhosa)的尊严于一身,正因如此,他代表了黑人、南非、无疆界非洲以及普世人类的尊严。
他代表了一个包括所有社会的世界。
我们是这里和现在的几代人。我们是宝瓶星座的孩子,Ubuntu(人类和谐博爱)的孩子,Pachamama(地母神)的孩子,我们是Anomynous (无名氏), Indignados(愤怒者),Occupy (占领者)。我们是Pussy Riots(暴动小猫)和五月广场母亲。我们是地球人类的阴和阳。我们是在一切生物和社会形式下和解的女性和男性。我们是社会网络和闪光、虚拟、潜在、真实、行动、过渡的共同体,是向一个commonners(公共财富维护者)文明和一个民主的、和平的、可持续的、团结的和尽责的社会转变的共同体。

我们是茉莉花,红石竹,是在某一天的反叛中,或者在一个互联网世界的深层变革中盛开的十万朵鲜花,这个世界一边在金融市场的重创下崩溃,一边在气候灾难的海啸中毁灭。我们是切尔诺贝利(Tchernobyl)和福岛的孩子,是未来即将发生的灾难的孩子;我们是战争的受难儿童、被放逐者、难民、残疾人、被酷刑虐待者、奴隶、被遗忘的人。我们是颓丧的胜利者和不屈不挠的受害者。我们是呼喊“Ya Basta”(受够了)和“Dégage!”(滚蛋)的人。我们都是wikileaks(维基解密)和whistle blowers(报警者)。我们都是自由软件。我们是世界拒绝阵线,国际造反者。我们是所有这一切,是的,我们还不只是这一切。

_我们代表一场解放运动。
我们在行动中,在向着我们每个人的解放和全人类的解放的行进中。我们想从强权者的疯狂中解放出来!我们对贫困、不平等、衰竭、疾病深恶痛绝,对我们的土地和地球被剥夺,很快将不可居住,对竞争和竞赛,对怨恨、仇恨和绝望深恶痛绝。
我们要解放自己,去发现我们自己的人类和我们自己的宁和,在一个体面的、适合我们的世界,创造我们的buenvivir(好生活)和我们的buen gobierno(好政府),在这个世界中,每个人都能仁义地尽自己的责任。

我们代表抵抗,我们代表要求。
我们在每个人的自身,尤其是全体,保留了介入的力量:使我们坚持抵抗的力量;使我们坚持要求的力量!
当然,我们每个人都是唯一的、不可比的主体,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痛苦和欢乐,恐惧和愤怒,梦和希望,忠诚和正直,友爱和责任。
但是作为运动中的行动者,我们没有面孔,我们是影子,是戏剧中的面具,因为我们是群众演员、替身、提台词的人、喜剧演员、悲剧演员、可替换的走钢丝表演者和杂技演员,我们每个人轮流担任侦察兵、步兵、保安员,一个正在开展的世界运动的战略家或将军。我们不要权力,我们要力量,可谈判的、可分享的、可制衡的、可移交的力量。

在这个即时翻译和同声传译的当代世界,我们是跨文化和跨代的摆渡者。当生命微微作响和喷涌的时候,我们就是生命,死去的人在我们身上存在。我们是多元的人类,她可以说:“我们,人……”。
我们是彩虹世界国家。

我们是世界解放阵线。
民族解放阵线的时代已经过去,或者说,我们不只是处在民族解放的时代。
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全球性的:我们要求的是全世界的解放!
我们要求在所有地方尊重人权,个人与集体的权利,公民与政治权利,社会与文化权利,少数民族和子孙后代的权利,地球的权利及其多样性。
我们要求世界的组织更公正!
我们要求全球民主:分散的民主,或者说分散的权力。

我们要求消除贫困!
我们要求富人不能永远更富,穷人不能永远更穷。我们要求普遍的医疗和教育;我们要求一个体面的收入。
我们要求和解和裁军!
我们要求能够集体节约管理地球和人类的共同财富。
我们要求立即向后石油、后核子、后转基因时代过渡。
我们要求!我们刚刚开始要求……我们还没有结束要求!

我们无处不在。我们相互链接。
我们在地方和全球组织起来。
我们在Qunu(曼德拉家乡库努村)相会。我们庆祝死亡和生命!
我们哭过,我们笑过。
我们震惊过,我们跳跃过。
我们从容,我们激动。
我们互相注视,一切都很清楚。
我们是这个世界解放阵线。我们将它称作曼德拉!
我们的人数不太多,但是我们来自世界各地。
我们聚集在一起,起草我们阵线的第一个公报,只用了一夜时间,几乎一气呵成,没有涂改。
这并不难:我们完全知道我们是谁,我们想要什么。

我们是一个阵线。
我们不怕交锋。我们要求交锋。
我们懂得认清对手和敌人。我们知道他们也知道我们。我们既不相信天使,也不相信魔鬼。我们相信力量对比。我们只要学习认识我们的力量。
我们在这里已经很久,对我们中的一些人而言,已经有几十年。当然,我们曾经在天安门,当柏林墙倒塌的时候,我们曾在柏林,我们曾经出现在里约地球高峰会,在La Realidad(墨西哥城市),在西雅图,在阿莱格港,在哥本哈根,今年我们也曾在突尼斯,在开罗,在圣地亚哥,在马德里,在雅典,在伊斯坦布尔,在圣保罗,在曼谷,在基辅,在波哥大,在世界各地!我们已经知道如何创造1,2,3“人民之春”。我们只需要一个协调我们的阵线。一个广泛的人民阵线,公共拯救阵线,世界阵线。

我们将出现在所有战线。在气候战线,在粮食主权和反对囤积土地的战线!在反对fracking(水力压裂法开采页岩气)和劳民伤财的无用工程的战线。在反对跨大西洋和跨太平洋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战线。我们将出现在地方议会,另类村庄,世界和区域社会论坛,主题论坛,地方论坛,气候论坛,以及Alternatiba。我们将走向街头,走向广场,拿起笔,打开电脑屏幕。我们将出现在我们和我们的对手想象不到的战线。哪里有成千上万人聚集,哪里就有我们。哪里有我们的人在抵抗,哪里就有我们所有人发出共鸣,作他们的代言人,当团结互助需要用钱来衡量的时候,作他们的经济后盾。

我们当然不会错过明年在利马,2015年在巴黎召开的气候高峰会,我们将在世界各地动员集结。

曼德拉死了!曼德拉万岁!

我们等待他辞世的这一天来继续他的战斗!
今天,轮到我们接过火炬。
我们即自豪,又担忧。
我们的承诺目标远大,我们承担着巨大的责任。
但我们人数众多!

曼德拉死了!斗争继续!


PS: 我们将这个公报寄给“世界新治理论坛”。我们没有找到比这个论坛更好的地方将我们的计划付诸讨论,将我们的意图公之于众,并要求匿名。世界新治理论坛有责任在其网站上、社会网络上和媒体上开展对这一计划的讨论。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在地方动员与全球动员共振的地方使这一计划产生反响。


Comments

---

Links
Contact
RSS RSS 2.0
World Governance Index
Proposal Papers
Dossiers and Documents
Document Database
Videos
Home Page
About Us
Fron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