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peace is not merely the absence of tension, it is the presence of justice. Martin Luther King, Jr. An invasion of armies can be resisted, but not an idea whose time has come. Victor Hugo Henceforth, our country should be the universe. Flora Tristan Do what is right. Rosa Parks *

Dossiers and Documents : Discussion Papers : Non-state Actors and World Governance

Non-state Actors and World Governance

一、非国家行动者在世界调节中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但是二十一世纪初对他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Sections
Non-state Actors and World Governance

Comments

---
Pierre Calame ¤ 2 June 2008 ¤
Translations: français (original) . English . Español .

非国家行动者在世界治理中历来都很重要

非国家行动者在国际调节中的地位问题并不新鲜,但是由于相互依存性的增加,这个问题今天变得更重要了。历史上,国家远远不是新的国际调节的推动者,更不是唯一的倡导者。我们甚至可以说,国家的国际行动观念受到国家观念本身的限定和制约

文艺复兴后在欧洲出现的模式以国家利益为依归,其最大的特征是在1648年签定的《维斯特伐利亚和约》中确定的。超出国境线以外的行动一向根据国家利益决定,无论是保卫固有的领土,还是征服新的疆土,或者按照帝国主义的逻辑争夺和控制新的原材料。这意味着国家不仅不能垄断国际行动和为管理相互依存性所必须的跨国调节,而且国家一旦介入国际调节领域,势必遇到极大的政治和哲学障碍

尽管历史上,维斯特伐利亚国家的先天特征是为君主专制服务而制订的,然而后来民主制度的普及不但没有削弱,反而加强了这些特征。并且除了国家的先天特性以外,又增加了有关各方的特性:公民一方面关心地方和国家的利益;另一方面通过领导人的选择在境外行动,在此情况下,他们更喜欢通过非国家和非赢利的组织。

民族国家的基本模式是就明确的目标和共同的利益达成国际协定,而不是将主权出让给超越国家利益的决策机构。欧洲联盟是目前唯一一个试图超越国家主权的模式,欧盟的建设吸取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惨痛教训,认识到捍卫绝对主权最终会导致集体自杀。

历史上,首先果敢地超越国家层次的是非国家行动者。在经济领域,先是十七、十八世纪的东印度公司,之后是十九世纪的殖民企业。对于一些国际运动,如红十字会,反酷刑组织,废除奴隶制,甚至一些国际机构,如早期的国际联盟和后来的联合国,甚至欧洲建设,(例如1948年召开的海牙大会对欧洲建设所起的作用),情况也是如此。

非政府组织的作用在目前联合国的活动中那么重要——无论是辩护、研究、政策分析,还是提供思想和新的信息——以致于理查·乔里(Richard Jolly)和他的同事毫不犹豫地说它们组成了第三个联合国,第一个联合国是成员国大会,第二个联合国是其所属机构的秘书处。 [1]

从历史的角度思考我们的社会在境外行动的能力,有必要将商品交易的发展与思想和理念的传播平行考量。一般来说,首先在不同文明之间搭桥的是商人和企业家,从通往印度之路到在国外设立商行都是如此。教会,特别是基督教和伊斯兰,虽各有不同,但都是早期具有世界和人类情怀的国际组织,例如,等级森严的天主教会,新教教会和各个分散的穆斯林社群。

古希腊城邦的模式被亚力山大大帝的远征军带到广大的地域。欧洲中世纪的巡游医生和建筑师,启蒙时代的哲学家都促进了思想的跨国交流。

国家与非国家的关系一向很复杂。殖民地的贸易公司很少受到国家的保护。在伊斯兰和基督教中,世俗权力与宗教权力之间的关系经常是很密切的。历史上,先是启蒙思想与拿破伦征战的结合,后来是十九世纪的军事征服加上新思想的传播开创了国际关系的时代。

离我们更近的例子是安德鲁·卡内基(Andrew Carnegie)和约翰·络克菲勒(John Rockefeller)在二十世纪初创立的早期现代基金会。其后,美国的各大基金会在国内的政治舞台和国际舞台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美国的特殊背景下,基金会与政界的关系一向非常密切,1969年美国国会通过的一项限制私人基金会政治活动的法律就是证明,之后,这类活动部分转向了思想库(智库,think tanks)。美国基金会以各式各样的方式对美国模式在国际范围内的传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种作用或者是阶段性的,特别是在冷战期间,或者是制造紧张局势,例如目前的情况。由于看到国家行动的局限性,有些基金会摆脱国家的束缚,制订了自己的国际行动日程。

综上所述,非国家行动者在国际调节中的角色由来已久,甚至比国家的角色还早,“超越国境”的关系历来结合了非国家行动者和国家的干预行为。

[1美国基金会中心2005年年度报告。

  ¤  Previous page    

Links
Contact
RSS RSS 2.0
World Governance Index
Proposal Papers
Dossiers and Documents
Document Database
Videos
Home Page
About Us
Fron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