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ceforth, our country should be the universe. Flora Tristan True peace is not merely the absence of tension, it is the presence of justice. Martin Luther King, Jr. The world is for the public good, such is the Great Way. Confucius An invasion of armies can be resisted, but not an idea whose time has come. Victor Hugo *

Dossiers and Documents : Discussion Papers : Non-state Actors and World Governance

Non-state Actors and World Governance

治理思想的发展不断提高非国家行动者在各个调节层次上的地位

Sections
Non-state Actors and World Governance

Comments

---
Pierre Calame ¤ 2 June 2008 ¤
Translations: français (original) . English . Español .

在分析社会为了保证其永续存在和发展而实行的调节的时候——这就是治理的一般性定义——不可能将发生在世界舞台上的事情与发生在其他层次上的事情隔离开来。这些调节的变化是由现实与意识形态的变化而衍生的。

因此,近五十年来,在各个治理层次上,一种共同创造公共财富的新观念逐渐形成。正是这个变化使“治理”这个充满争议的词被普遍接受。

在许多国家,特别是信奉新教的国家,公共行为,尤其是国家的公共行为,一向被看作其他行动方式和层次的辅助。与政府干预相比,人们更看中家庭责任和社群承担的义务,以及地方管理;其实,这正是辅助性这个词本身的含义。只有在其他层次的干预无效的时候,政府才进行干预。这就是受日耳曼模式启发的邦联模式的定义,按照这个模式,邦联理论上是在一个更高的层次上暂时受委托履行任何一个低层次的实体所不能履行的职能,特别是国防和外交政策。这种情况,至少在理论上,有点儿像西方国家的永久性税收产生于战争时期征收的临时税,领导人巴不得将这些临时性的征税延续下去。相反,在那些信奉君主政体或天主教的国家——在这一点上,它们是罗马帝国的继承者——公共财富出自国王或教会,留给社群和家庭的自由空间要视国王和教会的垄断程度而定。法国大革命并没有改变这种治理观念的哲学基础。人民代替了国王,国家代替了教会,然而在这两种情形下,公共财富的垄断观念仍然被保留下来。在这一绝对主义的观念下,非国家行动者介入公共财富领域一向被看作无关紧要,或令人生疑。在这样的国家看到收税比自愿纳税更受欢迎,社团组织在财政上经常依赖国家和地方行政单位就一点儿也不奇怪了。至于基金会,它们被怀疑从事不公平竞争(一个声称创造公共财富的私人机构,而且还为此要求免税的优惠!),这可以很好地解释基金会的重要性在信奉新教的国家和信奉天主教的国家不同。中国相当接近法国的模式,正像我们在中国非政府组织目前的快速发展中看到的那样。中国政府鼓励第三部门的发展,以使第三部门承担国家和执政党无法承担或不愿意承担的某些职责,主要是社会职责,与此同时社团的发展受到严格的制约,每一个非政府组织都要有一个部级监管单位,就想法国的公益基金会一样。

这两种模式,一个可以称作邦联式,另一个可以称作中央集权式。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模式渐趋一致的情况要远远超过人们的想象。由于没有任何问题能够只在一个治理层次上处理,邦联和联邦国家的中央行政当局总的来说都得到了加强,而大部分中央集权的国家都不同程度地发生过地方分权的运动。在这两种情形下,人们越来越对不同的行动者共同创造公共财富感兴趣,人们还意识到不同行动者之间的合作对公共财富的创造是必不可少的。这一共同创造公共财富的思想代替了原有的二元论思想:公共部门负责公共财富;私人部门追求私人利益。

这一新思想的价值在国家的触角伸向国际舞台的时候特别明显。形式上属于私人性质的美国思想库在思想理论的国际传播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而且出于某种爱国主义经常觉得有责任捍卫美国的利益。在一个国家外交部的传统外事活动中,对话者几乎必须是其他国家的同行,而在今天的国际合作领域,基金会,特别是美国的大基金会,社团网络,欧洲非政府性质的国际援助组织在政策的制定和实施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现在人们对共同创造公共财富的必要性取得了基本共识。社会越复杂,公共体系的质量,尤其是交通、医疗卫生和教育的体系,对经济效率和社会团结就越发重要,经济效率的条件就越发要求公共和私人行动者,以及公共和私人管理方式的合作。在这方面,欧盟的《里斯本协议》最终承认了公共利益服务(SIG)的概念,承认商品交换不可能满足社会的所有需要,同时也不认为政府行政部门可以垄断公共服务。世界治理没有任何理由不汇入这一潮流。

  ¤  Previous page    

Links
Contact
RSS RSS 2.0
World Governance Index
Proposal Papers
Dossiers and Documents
Document Database
Videos
Home Page
About Us
Fron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