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for with freedom come responsibilities. Nelson Mandela Two dangers constantly threaten the world: order and disorder. Paul Valéry Henceforth, our country should be the universe. Flora Tristan Do what is right. Rosa Parks *

Dossiers and Documents : Discussion Papers : Non-state Actors and World Governance

Non-state Actors and World Governance

一种世界民主和公民性的要素

Sections
Non-state Actors and World Governance

Comments

---
Pierre Calame ¤ 2 June 2008 ¤
Translations: français (original) . English . Español .

讨论民主和公民性的问题不可能只限于国家层次。民主和公民性应在真实的相互依存性的层次得到体现。今天,整个地球都是我们的家园,我们的内部空间。因此,民主的问题必然涉及全球民主和公民性的问题。然而,在这一点上,国家行动者丝毫不比非国家行动者更有发言权。选举他们的只是地球上一个小的选区,也就是他们自己国家的选民。今天的民主四分五裂。它正在经历目标、层级和方法的危机。目标的危机,因为影响未来的重要选择避开了公民辩论,特别是科学技术的发展方向,其中很大一部分超出了国家的控制。层级的危机,因为即使在欧洲联盟内部,主要的政治舞台仍由国家把持。方法危机,因为从过去几个世纪继承来的代议制民主已经不符合社会的现状以及议题的复杂性。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联合国将所有国家置于相同的地位——这是因为那个时候没有可能做其他选择——这使全球范围内的民主缩小了,而不是扩大了。一个国家一票使国家神圣化,但不能反映世界各国的巨大差异,将不丹与中国、印度和美国相提并论对民主只能是一种讽刺。

因国家决定的就是民主的,非国家行动就是不民主的而把国家调节与非国家调节对立起来,这只是表面文章。此外,各个国家和非政府组织合法性来源的性质不尽相同,不可能设想某种非国家行动者的代表与国家代表面对面的联合管理方式。

非国家行动者及其网络的作用在公共辩论的组织和寻求共识的过程中至关重要。非政府组织只代表它们自己及其成员,就象企业只代表它们的股东一样,我还要补充一点,国家只代表它们的选民。但是不能忘记,面对一个复杂的体系,民主的性质会发生根本的变化。重要的时刻不再是决策的时刻,而是确定有关方面交换意见的程序。优先考虑的不是在几种方案中做取舍,而是寻找一个令各方满意的解决方案。在这一过程中,非政府组织,广义上的非国家行动者在陈述问题,探讨替代方案,提供鉴定,代表其成员利益和价值方面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有意思的是,重要的非国家行动者,大型企业或非政府组织都是按区域自发组织的,而不是按国家组织的。我们不能将中国和布吉纳法索置于相同的地位。很久以来,我就产生了这样的信念:真正的世界治理只有在区域性实体形成的情况下才能产生例如二十个左右的区域性实体相互谈判。在许多方面,非国家行动者的自发组织正预示了这一区域性划分。

  ¤  Previous page    

Links
Contact
RSS RSS 2.0
World Governance Index
Proposal Papers
Dossiers and Documents
Document Database
Videos
Home Page
About Us
Fron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