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peace is not merely the absence of tension, it is the presence of justice. Martin Luther King, Jr. Do what is right. Rosa Parks . . . for with freedom come responsibilities. Nelson Mandela Two dangers constantly threaten the world: order and disorder. Paul Valéry *

Document Database

Subscribe to the newsletter
Join us on FacebookFollow us on Twitter
Sections
Document Database


Sections

---

建立一个协力和尽责的世界治理

1、多重危机

我们必须面对的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大规模世界危机:自然资源的枯竭,生物多样性不可逆转的毁坏,世界金融体系的错乱,国际经济体系的残酷无情,饥馑和匮乏,病毒性传染病,政治的分化瓦解…… 而所有这些现象都不能孤立地看待。它们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威胁世界的“多重危机“。现在必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以便找到整体性的解决办法,第一步是重新确定应在未来引导公共事务的原则。

2、承认我们的相互依存性

由于21世纪的大危机是全球性的,世界各国人民应当承认各大洲之间、各个国家之间、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依存性。已经发生的和即将发生的灾难使处在危急十字路口的人类产生了命运共同体的意识。严峻和沉重的现实是:我们共同的家园正面临毁灭的危险,没有个体出路,只有集体的救赎。

今天,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国际机构能够维护国际秩序,并实行必不可少的国际调节。帝国主义日薄西山,西方霸权的丧钟已经敲响,非政府行动者的干预日益扩大,所有这些突显了国家主权概念的限度及其国际表现形式——政府间组织——的失败。国家利益只有通过采取共同措施才能得到保护,然而,各国的自私自利经常把国际舞台变成讨价还价的市场。

无论是保护自然环境,还是与气候变暖作斗争;无论是稳定原材料和基本产品的交换,还是规划能源资源;无论是减少经济和贸易的不平衡,还是调节和控制金融市场;无论是应对移民潮潜在的不稳定性后果,还是克服日趋严重的不平等现象以及社会排斥,集体安全都不可避免地碰到国家利益短视的障碍。

在这场零和游戏中,每一次让步都被视为一个失败,甚至在多极世界的主张后面也掩藏着国家强权图谋之间的微弱平衡。为了克服这个障碍,就必须建立不同于霸权的、整体的、多元的组织模式。

3、重新思考国际法律原则

为了建立一个名副其实,即符合全球规模的世界治理,重要的是将国际法转变为普通法,并重申下述原则:

• 使主权原则向主权分享过渡;
• 重新定义国家权责,使具有普世意义的司法成为可能;
• 强化国际安全的原则,作为安理会就利比亚屠杀提出的“保护民众义务”的延伸,将这一原则扩大到武装暴力的范围以外,承认保护后代人和生物圈的义务。

一个真正的世界治理只有在克服国家利益之间的讨价还价这一障碍,并建立全球决策机制的条件下才有可能,全球决策所依据的是人类的利益,人类指的是世界共同体,而不是国际共同体,是人民之间的共同体,而不是国家之间的共同体。

4、确认一个新的原则

走向这个世界共同体的第一步,即一个新型的社会-世界诞生的先决条件是将不同的行动者——国家行动者和非国家行动者、个人和组织——联合起来,认同一个新的普世原则,即协力性原则,这个原则来自相互依存性。在这个新型的社会-世界中,地球-祖国的统一性维护国家以及文化的多样性。

协力性原则延伸了世界人权宣言、国际刑事法庭的法规和世界公共财富的观念,它既应当本着宽容和多元的精神保护多样性,也应当抵抗导致非人性化的相对主义。协力性原则并非将责任原则与希望原则对立起来,而是使两者达成和解,使恐惧带来团结,责任通向希望。

5、采取三项紧急措施

为了避免不断发生越来越严重的经济和金融危机,协力性原则应当落实为具体措施,这些措施是由公民社会和许多议会提出,甚至还有几个政府宣布的,但却在实践中屈于银行和金融界的强大压力无疾而终。这些措施是:

• 切实取缔逃税天堂;
• 将储蓄银行与投资银行分开;
• 征收金融交易税。

6、重新开启基础谈判

协力性原则也应当促使国际社会重新开启采取什么措施来调控世界化经济的谈判,同时保持可持续发展的平衡和消除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的不平等现象。这一旨在建立一个更为公正和稳定的国际经济秩序的愿望是值得称赞的,也是合情合理的,但遗憾的是上个世纪80年代在新自由主义理论的压力下被抛弃。今天我们看到了新自由主义理论造成了多么严重的破坏。此外,协力性原则也应当体现在与近期所要解决的迫切问题有关的谈判和决策上,这些问题事关地球的续存:保护生物圈,销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核能的控制,等等。

7、必须遵守的四个条件

• 重申个人的基本权利,在有限的世界民主社会范围内加强这些权利的实施,并将之扩大到后代人,这一切须遵守国家和超国家的秩序。
• 承认一个全球范围的权力,无论是经济的、科学的、传媒的,还是宗教的、文化的,都意味着具有全球责任,也就是说,承当行使这一权力所产生的后果的责任。
• 邀请主权国家承认将超国家公共秩序与维护价值和共同利益结合起来的必要性,因为国家是这些价值和利益的载体。
• 促进发展国际区域共同体的民意代表机构,同时加强世界共同体和全球公民性的产生,以便制定调节流通、防御风险和惩治犯罪的共同政策。

呼吁

我们呼吁成立一个政治协商机构,定义什么是人类的最高利益。这是一个能够通过公民社会的代表,以及道德、知识和科学权威的代表,表达文化多样性和智慧的场所。

我们呼吁各国代表对联合国大会施加压力,以便通过一个《世界相互依存性宣言》,其目的是敦促各国政府遵守保护民众免受各种威胁的义务,同时要求全球化的各类行动者负起责任。

我们呼吁重新恢复联合国宪章创始人的精神,他们郑重宣告:“我们人民……”

呼吁书签署人:

Edgar Morin, Michel Rocard, Mireille Delmas-Marty, Richard von Weitzsäcker, Milan Kučan, Stéphane Hessel, Fernando Henrique Cardoso, René Passet, Peter Sloterdijk, Bernard Miyet, Patrick Viveret, Ahmedou Ould Abdalah, Ruth Dreifuss, William van den Heuvel, Michael W. Doyle…

-
Illustration:

swissbones


-

Links
Contact
RSS RSS 2.0
World Governance Index
Proposal Papers
Dossiers and Documents
Document Database
Videos
Home Page
About Us
Fron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