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胁世界的危险有两个:秩序与无秩序。 保罗·瓦雷里 人们可以抵抗一支军队的入侵,但是无法抗拒一种顺应时代的思想. 维克多·雨果 真正的和平不只是消除紧张局势,而且是实现正义。 马丁·路德·金 从今以后,我们的祖国应是全世界。 弗洛拉·特里斯唐 *

建议书

订阅通讯
Join us on FacebookFollow us on Twitter
专栏

---

世界权力辞典
¤ 世界新治理论坛组委会 ¤ 2013年10月19日
自上个世纪末以来,现行体制对解决世界面临的各种挑战和问题显得无能为力。这一点已经为近三十年来频发的各种危机所证实。公民们清楚地看到,为市场权力的拥护者们所标榜的自由理想不过是掩盖贪婪的门面。在这部集体著作中(目前只有西班牙文版),世界新治理论坛的十位作者探讨了关键的变革议题。 2011年福岛的核灾难使能源选择的危险性再一次摆上桌面。阿拉伯之春撼动了一个貌似政治稳定的地区。继卢旺达、刚果、伊拉克和阿富汗之后,利比亚,特别是叙利亚也被列入战乱国家的名单,而我们曾信誓旦旦地宣布永远消除这类战争。与此同时,诸如在哥本哈根和里约热内卢召开的国际会议无一例外地以空洞的宣言告终,它们暴露了对世界环境危机采取真正行动的能力和政治愿望的缺失。另一方面,愤怒者运动和占领华尔街运动突显出在政府和公民之间不断扩大的鸿沟。前者无力成为变革的动力,后者进行的公民抵抗运动尚未成功影响事件的进程。 世界新治理论坛坚信对这些危机的答案应该来自公民本身,并基于这一信念尝试对这些变革进行分析。为此,世界新治理论坛编撰了《世界权力辞典》(Dictionary of World Power 阅读全文

一个世界性民主运动的兴起
¤ 让•罗西欧 ¤ 2013年2月4日
全球生态危机以及由国家组成的国际体系对此应对无策的事实表明,今天人类生存的处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带有普遍性。它促使人类思考世界共同体,努力构建世界社会、世界民族,并集体维护人类的续存和未来。 人类将自身视为世界共同体并非易事,在全球范围内同呼吸共命运的意识尚未成为广泛的共识。一个世界社会的形成有赖于建立某种形式的全球政治权力。是瑞士邦联的宪法打造了瑞士人的国家认同感。今天,欧洲联盟正在建立欧洲身份认同 。 基于双边或多边外交的当代国际体系,或称联合国体系,以及G8或G20对于构建世界治理体制都不起作用。 然而今天,一个切实有效的世界治理对于人类在地球上的生存是必不可少的,暂且不谈人对自由、平等和团结的向往,以及他们摆脱束缚的愿望。 如何使世界治理运作起来,这就是我们应当回应的“世纪挑战”。形势紧迫,可是我们还没有能对此做出回应的理论工具,也没有足够的社会和政治力量来建立世界治理的条件。 这个建议书的作者的话对某些人可能显得不切实际和过于理想化:因为他决意站在社会行动的最高层次,即人类的普遍性和世界性的高度:人 阅读全文

“共享”与世界治理 ——走向世界社会契约
¤ 阿尔诺•布兰, 居斯塔夫•马林 ¤ 2012年8月18日
引言:世界利益 目前发生的这场大革命(历史上第一次世界革命)正在深刻地改变人类组织的运作方式。今天,国家不再具有保障人类可持续性的手段,也不再具有避免它自己和自他国家以及私人行动者无可挽回地损害我们最珍贵的宝藏——地球——的手段。世界舞台上最强大的行动者的疲软伴随着不合时宜的全球化的到来:国际政治的传统行动者被迅速超越,经济游戏规则被改写。与此同时,全球化也创造了构想和维护我们称之为世界利益的需要。世界利益无疑应当被置于国家利益之上,几个世纪以来,正是这些现在被超越的国家利益在主导国际事务。 这个新的世界利益之所以有别于国家利益,不仅因其范围更广,而且因其本质不同。国家利益本质上建立在追逐资源和权力之上,相当于某种形式的政治达尔文主义:弱肉强食。按照这个逻辑,所谓“他者”就是对自己的国家利益构成或不构成障碍的人。 关于这一点,德国法学家卡尔•施米特(Carl Schmitt)在20世纪中叶挑起过一场争论,他说一个社会是在与其他社会的对抗中确立自己的。因此,政治也是通过朋友/敌人的两分法来定位的。但是,在施米特看来,国家是政治的过渡形式 阅读全文

地区:为过渡所必要的决裂
¤ 皮埃尔·卡蓝默 (Pierre Calame) ¤ 2012年4月28日
对里约+20实现社会与环境正义,维护共同财富的人民峰会及阿莱格港社会主题论坛的建议 1.地区的重要性 在一个全球化的体系中,地区是各种关系和流通的纽带。客观上,地区被要求在构思和实施必要的过渡方面发挥决定性的作用。无论在哪个领域,城市和地区都是有效解决问题的最佳层级。但是,人们同时发现对于承担这些新的责任,地区在观念上和体制上都没有做好准备。作为一个社群,地区是未来的行动者之一,但是它却没有相应的组织形式,而是经常与管理地区的政治共同体混为一谈。地区最常见的定义是一个被划定的自然空间,行政管辖隶属于地方政权。然而事实上,地区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它是一个人口相对稠密的地方,是内部和外部行动者的关系的纽带,是各种物资、能源和人员信息流通的交汇地。确立和加强地区作用的必要性丝毫不意味着回到每个地区自给自足的旧时代。今天,每个地区都是全球化体系的一部分。承认地区在过渡阶段的重要作用要求地区在管理和利用物资及人员流动方面具备新的能力。 2.地区与治理 地区是一个得天独厚的治理层级,因为在这一层级最容易将一个社会遇到的种种问 阅读全文

建立一个公正和民主的权力架构
¤ 阿尔诺•布兰, 甘地多·格兹波维斯基, 居斯塔夫•马林, 乔尔日•罗马诺, 里加多•吉梅奈兹 ¤ 2012年4月19日
对里约+20实现社会与环境正义, 维护共同财富的人民峰会的建议书 (巴西,里约热内卢,2012年6月15日—23日) 构建新的世界治理不只是一个体制问题,也不只涉及政治学或社会学领域的思考。所有治理的建议和观念都取决于大多数参与者以及社会运动和人民的动员和行动。在这场动员和行动中,思想和建议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为此,必须重新思考治理的架构,将治理融入一个保证生命和地球的可持续性的生态文明之中。一个公民、协力和公正的治理架构应当建立在坚实的伦理和哲学支柱之上。它还应当基于一个面向社会和环境正义的新经济,并使之成为可能。无论如何,必须从我们各自所处的背景和各国人民所处的背景出发,一起回应当今的挑战。这意味着承认在世界各国人民中存在的不同智慧,而不是将其中一种智慧定为毋庸置疑的参照。应该将新治理的基础建立在批评和民主的精神之上。 为此,除了旨在推进历史过渡进程的其他建议,我们还必须: * 将教育的深层变革具体化,教育应为一个新的民主和建立社会与自然的新型关系服务。 * 提倡一种培养权利和责任意识的教育。 * (...) 阅读全文

建立一个公正和可持续的经济
¤ 甘地多·格兹波维斯基, 日尔玛•佩拉尤 , 居斯塔夫•马林, 乔尔日•罗马诺, 马蒂厄·卡蓝默, 保尔•拉斯金 ¤ 2012年4月15日
对里约+20实现社会与环境正义,维护共同财富的人民峰会的建议书 (巴西,里约热内卢,2012年6月15日—23日) 当今环境危机的严重性是一个更深层的危机的表现,这是一个现代资本主义的文明危机,其根源是市场失控、金融投机、消费过度、不断地追求增长、经济不公正和多数人的贫困。面对系统的、反复出现的整体危机在目前和可预见的将来造成的毁灭性后果,必须从根本上改变目前社会的经济和政治的组织形式,向一个可持续的、公正和协力的世界过渡。 当务之急并不只是摆脱资本主义,而是改变文明的模式。人类进入了一个长久的过渡期,在此期间,文明的转变不是一种修辞手法,而是各国人民在21世纪面对的一个历史性挑战。为此,必须从揭露和剖析占统治地位的资本主义模式的机制入手:这是一个建立在私人占有和控制生产及消费,并使利润最大化的制度。以此同时,必须提出转变的替代方案。然而,什么是21世纪的新经济模式?什么是新的金融、生产和分配体系?它们应当建立在什么样的能源驱动之上?这一新经济在地方和区域层面已经积累了许多想法和经验。必须将地方和世界这两个层级联系起来,促进为人 阅读全文

一个生态文明的基础
¤ 甘地多·格兹波维斯基 ¤ 2012年4月13日
对里约+20实现社会与环境正义,维护共同财富的人民峰会的建议书 (巴西,里约热内卢,2012年6月15日—23日) 我们在21世纪伊始所经历的危机是一种日常的历史经验,我们对它的体验和感觉多于思考。我们对这场危机的深度和强度还只有一种模糊的认识。对这个问题的探索实际上是寻找一条不确定的出路,但这是一个紧迫和必须完成的任务。 令人不安的诊断一个接着一个。通过每天的广播、电视、互联网、报纸和杂志,我们看到一种生活方式危机的种种征兆。我们看到发生在人民内部和人民之间的各种形式的暴力和战争,这些暴力和战争好像是为我们的生存方式和人类社会的组织方式所固有的。同时,我们的日常生活也对环境造成严重的破坏。 我们拥有许多资源,同时也有许多匮乏。物质财富的丰富(所有类型的物质财富集中在不到20%的世界人口的手中)掩盖不了许多人忍饥挨饿的事实。支配我们生活方式的生产本位主义和消费在制造更多的奢侈品和垃圾的同时,也损害了生命和大自然。我们积累着个人财富、集体贫困和人的不幸。. 在持不同政见的社会运动和团体中——如另类全球化主义者,或新兴的地球公民 阅读全文

农业区,中小城镇与世界治理
¤ 马蒂厄·卡蓝默 ¤ 2012年3月13日
农业区包括林区,因此,林区也属于农业区和城镇的管理范围。这些地方的情况非常不同,既有衰落的地区,也有繁荣的地区,既有人口稀少——甚至有被抛弃的危险——的地区,也有人口稠密、经济活跃的地区。 这些地区的统一性是它们面临一系列共同的挑战: •通过农业、林业、淡水养殖业,管理被人工化的生态体系,以生态可持续的方式,生产食品和原材料。 •面对大城市的发展,保持其自身文化、政治、人口和经济方面的自主性。 •对气候平衡和水净化等全球公益事业做出越来越多的贡献。 因此,我们可以区别以下几种功能性的问题: •农业区和中小城镇在政治与文化方面的能力问题。 •经济资源的生产问题(食品,汽油,纺织)。 •基本自然资源的保护问题(水,土,生物多样化)。 本文提出的建议将根据这三方面的关注排序。 阅读全文

联合国与世界治理
¤ 阿尔诺•布兰, 居斯塔夫•马林 ¤ 2009年1月9日
联合国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成立以来就成为战后世界新治理的重要支柱之一。我们甚至可以说,在体制方面,联合国构成了世界治理的主要支柱,因为没有任何其他一个国际组织能在规模以及合法性和抱负方面与联合国相提并论。在联合国成立了六十余年后的今天,冷战的时代开始成为一个遥远的回忆,我们迫切需要设计一个新的地缘政治架构。联合国能扮演什么角色?这个既简单又复杂的问题经常成为世界新治理辩论的中心议题。在这篇简短的论文中,我们试图对此做出回答。我们对联合国的批评在某种程度上必然带有主观的色彩,特别是我们的议题无法回避对未来做出预先的假设,而未来的历史尚有待人类去创造。况且,这一“讨论文件”的目的并非一劳永逸地解决联合国的问题,而是引发对这一问题富有成果的讨论。 阅读全文

世界需要什么样的亚马孙河流域?
¤ 世界新治理论坛组委会, iBase ¤ 2009年1月7日
亚马孙河流域集中体现了我们这个时代的主要矛盾:地球之肺正毁于野蛮的森林砍伐、掠夺性的矿藏开采和混乱不堪的城市化。尽管亚马孙河流域的居民成功地维护了该地区生物多样性的潜能,然而亚马孙河流域的治理非常糟,其自然资源缺少集体性和协调一致的管理。尤其严重的是,亚马孙河流域是人权一再遭到侵犯的地区,首当其冲的受害者是那些最贫穷、最弱势的居民。这个出版物汇集了世界新治理论坛首次研讨会的文件,研讨会的主题是:“世界需要什么样的亚马孙河流域?” 历史上,有一些城市、地区,或者领土具有一种特殊的重要性,那里的人民的命运与社会,甚至与整个地球的命运交织在一起。亚马孙河流域无疑就是这样一个地带。它集中体现了我们这个时代的主要矛盾:这个植物的海洋——世界第一大河流所穿越的广袤地区,地球之肺——正毁于野蛮的森林砍伐、掠夺性的矿藏开采和混乱不堪的城市化。这一地区被那些不属于亚马孙河流域和森林的民族国家切割得支离破碎。 阅读全文

世界治理指数
¤ 世界新治理论坛组委会, Renaud François ¤ 2011年12月23日
世界新治理论坛(FnGM))于2008年提出建立世界治理指标(IGM)的计划,目的是帮助治理领域的行动者加强问题意识,并思考解决办法。 《重新思考世界治理》(英语)(法语)(西班牙语)这篇文件围绕重建世界治理的建议确定其总体目标:构建多元化世界的和平和可持续发展。这一目标来自治理的基本原则,这些原则被列入联合国宪章和人权宣言。 这些原则也直接体现在其他一些同样重要的文件中,例如1992年里约地球高峰会宣言,2000年纽约千禧年宣言,以及2002年约翰内斯堡世界可持续发展高峰会宣言。 您可在下面的链接中查阅四种语言的世界治理指标一览表,以及英法文的全部资料 中文英语 世界治理指标一览表 M 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联系方式
RSS RSS 2.0
世界治理指数年代
建议书
文件资料
文件库
影像视频
首页
简介
本网头条